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szpe.net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  所以一开始霍延作践他,孟郡是很伤心的,这和他想象中的场景太不一样。
  从来都没想过霍延会把他吊起来打,打的他皮开肉绽,涕泪横流,尿了裤子后怕到痉挛。
  因为点什么呢?
  孟郡想了很久才给想起来,似乎是霍延放学回来看到他等在门前,车子路过的时候还挥了挥手,叫了一声哥哥。
  “哥哥你好呀,我在这里等你呢。”
  孩子小,说的话也带着点稚气,似乎那时的眼眸里还亮晶晶的,都是期待和笑意。
  只是可惜,霍延给它们打散了,这些东西变作眼泪碎了一地。
  那时好像是霍延第一次拿鞭子抽他,咬紧了牙,眼里的恨意像是能溢出去。
  该死!
  都该死!!!
  这个肮脏恶心的东西!
  这个在孟美秀肚子里爬出来的东西!
  一来二去的,孟郡挨打就像是吃饭,最方便的就是抽嘴巴,霍延稍有不如意就要攥着孟郡的衣领给人拖过去。
  然后打在孟郡的脸上,还要他眼泪都不可以流一滴。
  梦醒之后只剩一声叹息,这真是太狰狞的一段过去。
  霍延总是叫人痛苦难过的。
  他像黑童话里的国王,让阴云笼罩整座城市,压榨享用孟郡每一滴眼泪,和那些痛苦的哀嚎。
  如果有机会,他想逃出去。
  走到远远的地方,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。
  然后忘了这里的一切,开始他崭新的、明媚的生活。
  也可惜,绝处逢生只能是说说而已…
  周末霍延出差,他带着孟郡一起,这时人还病着,双眼瘦到凹进眼眶里。
  他是真的不健康,行尸走肉大概也就是这般模样了,而霍延只懂得索取,不明白珍惜。
  他能看到的就是人还活着,能被他压在身底,至于孟郡越来越瘦的样子,向来都不被他在意。
  一上飞机孟郡就开始瞌睡,临睡之前出声问:“大少爷,我能睡一觉吗?”
  “我好困啊…”
  “我要是说不行你怎么办?”
  男孩听了就揉一揉眼睛,强打起精神坐直了身体:“那我就不会睡的。”
  “能忍住吗?”
  “应…应该吧…”
  孟郡也说不准,他是真的又累又疲,昨天晚上霍延又过来找他,要他吃他射出来的东西。
  男孩干呕几声后没忍住咳了出来,被踩着头,强制性的抹在了脸上。
  那时的霍延可是有点生气。
  所以不敢忤逆他的话,还在飞机上,孟郡不想太难堪,再叁保证说:“大少爷,我不会睡的!”
  真给霍延逗笑了,大发慈悲的说:“逗你玩呢,睡吧。”
  其实孟郡是不相信霍延会说这种话的,这就不是能在他嘴里吐出来的东西。
  可就是真实发生了,男孩迟疑不定的看了一阵才想起躺下去,这可真是不真实,飞机是不是飞错了地方,把他带到了天堂里。
  如果不是的话,那怎么连都有这样好的脾气。
  他居然说逗你玩呢,睡吧。
  这不是疯了吗!
  霍延应该打他一顿的啊!
  也把霍延盯得无语:“我不打你你就难受是不是?”
  “没有没有,我就是看看。”
  “还睡不睡了?”霍延掐住他的后脖颈,给人往自己的胯中摁:“不睡就过来,我请你吃东西。”
  “睡睡睡!!!”
  “这就睡这就睡!!!”
  “别掐别掐了…”
  于是又给人摁回去,塞进了座位里:“那你就别招我。”
  男孩捂住眼睛,有点委屈的扁嘴,这霍延可真能胡搅蛮缠,明明他什么也没做。
  分明是霍延精虫上脑,掐着男孩的脖子往下摁,说有好东西要给你看。
  这么一闹倒是把孟郡的困意给闹没了,他躺了一阵,最后只把眼睛露出来:“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上学。”
  “惦记见你的小男朋友了?”
  有一部分吧,孟郡不敢说,怯生生的盯着霍延看:“我耽误太多课程了,老师说高考是争分夺秒的。”
  “老师说没说想上大学,就要先伺候好我。”
  孟郡摇摇头:“老师没说,但你跟我说了。”
  霍延嗤一声就不再理他,孟郡也逐渐睡下。
  男人在身边他总是害怕,他们之间有太多的前车之鉴了。
  所以睡不安稳,时常醒来看一眼,生怕霍延发起疯来又打他。
  一开始对视霍延还会骂他,要他不睡觉就别闭着眼睛装死,后来有一次迷迷糊糊的他睁眼睛,发现霍延也睡了。
  这还是人生第一次,霍延变得有一点人畜无害。
  孟郡都有点反应不过来,还忍不住伸手摸了摸,霍延的身上硬邦邦的,和看起来一样。
  这简直像是在做梦,原来大魔王也不是每天都要吃人的,他会把獠牙收起来,酣甜入梦。
  这让他们两个看起来像是同床共枕,也让孟郡浑身上下都不自在,他翻了个身,下一秒就被霍延掐着脖子桎梏在手里面。
  “你是不是不困?”
  “困困困,我这就睡。”
  男孩又缩着脖子藏进了被里面,也带着霍延的手一起进来,他撩开孟郡的t恤,把手搭在男孩的小腹上面:“再乱动真掐死你!”
  “知道了。”
  不敢怒不敢言,孟郡像个缩头乌龟似的把自己藏起来。
  万幸的是没一会人又睡了,也没有机会吵到霍延,看他横眉怒眼的训斥。
  在醒来时外面大雨瓢泼,雨声不绝于耳,长长久久的高歌。
  孟郡昏昏沉沉的跟在霍延身后,时不时哈欠一声。
  累。
  特别的累。
  似乎这时有点发烧,大概是空调吹太久,叫男孩有点吃不消。
  而霍延走得快,还有几个朋友过来接他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不知怎地就把男孩给忘在脑后了。
  叫他昏昏沉沉的,再抬头的时候霍延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。
  只剩下他。
  天地之间只剩下他。
  孟郡怔怔的看,窗外万家灯火,眼前行人匆匆,陌生的城市里,他一人被丢下。
  片刻后居然笑了声,凄凄凉凉的,安安静静的,他笑了一下。
  然后往外跑,拼了命的往外跑,外面大雨滂沱,男孩的身影转瞬就看不见。
  大雨吞噬他。
  黑夜吞噬他。
  他被藏在这偌大的城市里,藏在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。
  霍延永远也不会再找到他!
  他自由了不是吗?
  他自由了!
  说起来要怪的地方有很多,怪霍延粗心大意,也怪孟郡的存在感太弱。
  等男人想起他的时候,孟郡已经快乐很久了。
  他先是困惑了一下,觉得缺了点什么,往身上摸,手机钱包都还在,车子里欢声笑语,说可算是盼到你了,我们的霍延大少爷。
  如醍醐灌顶一般,他先是看了一圈,车子里没有哪张病殃殃的脸。
  又叫人联系了后面的两辆车子,他们都迷惑,说哪有什么长头发的女孩,霍延你不是吧,你也有馋了的一天?
  “操!”
  “回去!往回开!!!”
  “人丢了!!!!”
  大家都云里雾里的看着霍延发脾气,看他焦头烂额,一脸的杀气。
  特别是看到人没在机场里,调了监控才发现他跑的那样快、那样急,甚至脸上明晃晃的,都是笑意。
  人生地不熟的,他身上只有一部手机,行李都在霍延的手里。
  看外面的大雨,又想起他气若游丝的样子,霍延还恶趣味的想,今晚该是他最后一天喘气。
  不冻死也要给饿死了。
  霍延嫌飞机餐难吃,所以也不让孟郡吃。
  就只喝了口水,一点点而已。
  行!
  有骨气!
  霍延佩服孟郡的决心和勇气,他也希望男孩能多祈祷几句。
  祈祷着最好别让我找到你!
  非扒你一层皮!
  而孟郡…
  孟郡也没有霍延想象中那么惨,他支付宝里有钱。
  今年过年时老爷子给的压岁钱。
  够他生活一阵,不说大富大贵也是衣食无忧了。
  但孟郡没有这样做。
  很快他就清醒过来,他根本逃不出霍延的五指山。
  就像是潜移默化下的一场催眠,这个念头深深的扎下了根,叫孟郡言听计从、心如死灰。
  也叫他清醒之后打出去一通电话。
  他说我和家里人走散了…
  霍延千算万算也没想到他会在警察局里把人给领回去,孟郡从头湿到脚,像一只落汤鸡。
  看到他来了就抬抬眼皮:“大少爷,你是来接我的吗?”
  “不跑了?”霍延沉着脸问。
  “我那时烧糊涂了…”
  霍延看他现在也不清醒,本来就病着,又淋了场雨,如今呆在警察局里像是浑身冒着热气。
  霍延手一伸过去就觉得热,本来是想抓他的领子,在贴过去的时候又给放下了。
  因为孟郡贴过来,倒在了他的手心里,把人扛起来的时候还能听见他说:“我错了。”
  “不会再跑了。”
  “求求你别生气。”
  “别打我行吗?”
  看吧!
  霍延就说他不糊涂。
  这不是什么都明白吗,都病成这幅鬼样子了,居然还知道求他。
  气不打一处来,大半夜的跟他折腾到现在,霍延恨自己不能变一个鞭子出来,不然非打的他眼泪鼻涕一堆一堆。
灵异鬼怪相关阅读More+

逐王

水千丞

烈山

越鸟巢南

黑鸦片

吃口肉

喵斯拉

天堂放逐者

猎养

贺铃响

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

子非鱼非子